• 预约方式
  • 电话预约:

    请拔打心语热线:87092351

    网络预约

    请点击“在线预约

我们可以有多近,可以有多远?

我们可以有多近,可以有多远?

问大家一个问题:你希望与人的关系的距离更近,还是更远呢?

有同学会说,那要看和谁。也许,和喜欢的人,恨不得黏在一起。和不喜欢的人,最好远在九霄云外。

然而,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,人与人之间的距离,真的可以这样简单来理解吗?越喜欢,越靠近,是否对我们的生命成长更有利?要了解这个问题的答案,我们先来看看生命中第一位最重要的人:母亲。

母亲和孩子的关系研究,近百年来心理学理论多如牛毛。很多上过大学生心理健康课程的同学都知道著名的恒河猴实验:刚出生的恒河猴,情愿每天花更多的时间抱着裹着绒布的假妈妈,也不愿意抱着挂着奶瓶的假妈妈。为什么呢?因为对于小猴子来说,身体的接触可以带来安全和温暖,而这种情感对恒河猴的心理需求的满足非常重要。可见,对于还小猴子来说,安全,源于零距离的接触。或者说,安全,源于最初的肌肤接触。

我也观察到,过去很多女人在劳作时,会把自己的孩子裹在襁褓里,背在背上。这样的话,小孩子的身体被紧紧包裹起来,贴着母亲的背,感受母亲的体温,所以ta不会哭闹。假如你把一个婴儿放在一个空荡荡的床上,哪怕母亲就在附近,ta可能也会因为不安全而哭泣。为什么呢?因为哪怕是一米的距离,对于一个婴儿来说都太遥远了。所以,婴儿与母亲的距离,很多时候都是零距离。婴儿喜欢被母亲拥抱,触摸。哪怕是进食,也是直接吮吸母乳为最好。因为在得到食物的同时,婴儿在情感上也会深感满足。我们常常把祖国叫做祖国母亲,英文叫做motherland,也是因为我们植根在土地上,被土地接纳,被土地哺育。这种踏踏实实的感觉,让我们感到有深深的归属感和安全感。

在生命的最初,我们与母亲的距离,可以无限的接近。当我们被这种温暖滋养后,我们成长到了生命第二个重要的阶段:分离。而这个分离,从它一启动开始,就要伴随一生。应该说,我们的一生,是在与母亲最紧密的接触中,感受到爱和安全,而接下来的日子,就是不断的学习如何离开那个温暖的怀抱。所以,大家可以问问自己的父母:当你在2、3岁以后,是不是会离开母亲的怀抱,跌跌撞撞的去更有趣的地方探险?假如这个时期,母亲出于担心,过多保护小孩,关系过紧,孩子就会无法成长,在心理上会难以学习独立。现在社会上经常提到的“妈宝”,就是指母亲用照顾婴儿的方式来照顾已经长大的孩子。这种紧密感,会给已经成熟的孩子窒息的感觉。

中国有句古话:父母在,不远游。但到了现代社会,很多同学远离了自己的故乡和父母,来到这个陌生而遥远的城市求学。假如父母硬要把我们拴在身边,我们可能会感到束缚和压抑。这种想要一个人去更遥远的地方探索,希望自由高飞的心态,不是因为我们不爱父母,而是我们的生命,已经进入了一个与婴儿期完全不同的阶段:成长为一个更加独立、更加有担当的人。所以,距离的远近,是根据个体的发展需要而有所变化。

除了母亲,我们在成长历程中还有一些重要的人,比如朋友。很多同学进入大学后,会产生一种强烈的不适应。他们会感觉人与人的疏远。经过询问,我发现很多同学更加喜欢高中时代那种上课在一起,课后一起作息的友谊。三三两两,你我不分的亲密度,某种程度上可以补偿孤独感。但是到了大学,这种高浓度的友谊几乎很难找到。因为我们的生命历程已经变化:这个阶段,一个非常重要的生命诉求是,认识和整合自我。这就是著名的心理学家埃里克森提出来的自我同一性阶段。

在这个阶段,同学们需要认识“我是谁”,需要清楚自己的兴趣,长处和短处,以及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,此生的意义是什么,等等。所以,基于这样的需求,很多同学会有更多元化的尝试。有些同学会选择加入社会实践活动,而有些同学更喜欢默默的在图书馆学习。大家在这种探索中,体验到自己和周围的人不一致,因此,孤独也成为了这个阶段的副产品。但正是这种距离和孤独,让每个同学理解到:我,与别人不一样。别人,也与我不一样。我不可以用自我中心的视角来理解和要求别人。这种换位思考的能力,恰好是彼此的距离,为彼此的理解腾出了空间。

最后,我们的生命中还有一个不可替代的重要他人:恋人(爱人)。我想,对于很多同学来说,就算没有恋爱的经历,但也经历过恋爱的感觉。当我们靠近自己喜欢的人的时候,会产生由衷的幸福感。当自己喜欢的人对自己笑一笑,就会开心一整天。但另一方面,爱情中的离别、拒绝也会让人产生非常痛苦的感觉。诗人艾米莉.狄金森曾写道:“人因离别而品尝地狱”。在人类百万余年的进化历程中,因爱情而产生的心碎,有多少?

现代心理学的发达之处在于,我们不必再用文学的语言来阐述一种浪漫。神经科学家发现,在大脑底部附近有一块活跃的微小的区域——腹侧背盖区。其中某种活跃的细胞制造了多巴胺(一种天然的兴奋剂),并将它散发到大脑的各个区域。腹侧背盖区是大脑奖励系统的一部分,被我们称作爬虫类脑核的部分,它关系到欲求、动机、专注和渴望。它运作在潜意识中,甚至不受情绪控制。所以,这个脑区的特点,给爱情的神秘性做出了最佳注脚。更有意思的是,这一片区域在吸食可卡因患者其毒瘾发作时也会活跃。不过,与可卡因相比,爱情会让它更加活跃。一个人恋爱时,会不由自主去想念对方,就如8世纪的一位日本诗人所说,“我的渴求永不停止。”

不过,爱情的魔力不会一直持续。我发现很多恋人,一开始恨不得24小时黏在一起,但随着时间流逝,新鲜感和刺激感逐渐消失,大脑的相关区域也会丧失最初的兴奋度,恋人们再也不会“相看两不厌”。这种时候,适当的距离,也许是对爱情的一种保鲜。

恋爱中的距离指什么呢?它一定不是指彼此的疏远、陌生和隔阂,而是一种张弛有度的恰到好处。作为成熟的人,我们需要安全感,但也需要冒险欲;我们需要温柔的港湾,让我们卸下包袱休息,但我们也需要远航的热情,去尝试,去探索。我们需要被关心,甚至被保护,但也需要有独立的空间可以自处。成熟的人,不仅仅只有一种单一的需求,而是在一条连续的图谱上,时而靠近左边的一端,时而靠近右边的一端。应该说,我们都在近和远之间,寻求一个舒适的位置,以及专属于自己的平衡。

我们的生命历程中,还有许许多多其他人。但我们会发现,母亲,朋友,恋人,我们与他们的关系,与他们的不断变化的距离,构成了生命中的最强音。

作者:何媛媛

文章出自:微信公共号“西财心视野”

发布日期:2018-10-04